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我们和邻居a
我们和邻居a

我们和邻居a

早晨我被老婆弄醒了,她两只手在轻轻地抚摸着阴茎。我问“怎么?昨天晚上没过瘾?”“不知怎么了,我最近下面老是感到难受。在梦中也想到的是性交,刚才醒来,已经全湿了。”“那么就再来一次。”我说完,一个翻身,压到她身上。十多分钟后,我俩调了一个头,她帮我舔干净阴茎,我把她阴道里的精液全吸着吃掉了。

  中午时分,我俩起床,准备去逛商场。哦,我老婆刚升职,当上了财务处处长,她们公司原来的财务处处长因为家庭原因,到其他城市去而辞职了。公司的一些具体事情,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,她反而清闲了许多。走出家门,老婆说“哎,你知道隔壁的房子是谁买的吗?”“不知道。”“是我初中的同学姜旭凡。我是前天才知道的。我晚上回来,正好在楼梯间碰到了他。”“他们家要装修好了吧。”“对这个星期他们搬过来住。姜旭凡现在是一个证券营业厅经理。原来他们夫妻在两地工作,最近他老婆才调回到市里。”

  星期五,姜旭凡夫妇送来了糖和糕团,说是他们搬家了。只见姜旭凡1米8左右的个头,他介绍说他老婆叫刘艳红,现在在市医院当外科医生。刘艳红的个头不高,只到姜旭凡的肩膀。不过看起来他们很恩爱,说话时两个人的手一直抓在一起。

  我说“既然是同学,我们闲来就可以一起玩了。”姜旭凡说“那当然。”我说“明天你们有空吗?请你们到我家来打牌。”“行。上午我出去办点事,下午怎么样?”

  星期六下午一点,姜旭凡夫妇敲开我家的门。进来后姜旭凡说“打牌夫妻不能一家,否则容易吵架。这样,我跟徐玉仙,曾思蓝跟刘艳红,怎么样?”我说“行,就这么搭配。”于是四人落座。一圈打下来,姜旭凡说“这样打牌太沉闷,我们来点刺激的怎么样?”“是太沉闷了”我问“怎么个刺激法?”“我们一副牌输一次,一方就脱一件衣服,直到脱完为止。”我立即附和道“这个注意不错。两位女士意下如何?”刘艳红说“你们两个说可以了,我总不能不给面子吧。”我问老婆“你呢?”“你们三个人都同意,我不同意还有意思吗?”姜旭凡说“讲好了,不准耍赖啊。”

  手气很不好,我已经把短裤也脱光了。刘艳红仅剩下奶罩和短裤。而他们仅脱了一件衣服。再下来我们又输了,我已脱无可脱,而刘艳红却先把裤子脱掉了。我问“为什么先脱裤子?”她说“我先脱奶罩的话,让你更加心不在焉。我把裤子脱掉,你看不见,可以认真打牌。”“嗯,今天是我没打好。”果然,我们连翻了三盘。但是第四盘,刘艳红仍然把奶罩拿掉了。我就说“现在我只能装作没看见喽。”姜旭凡说“好像有点饿了。”一看时间已经五点多钟了。“我们休息一会,先弄点吃的。”刘艳红说“冰箱里只有面条。”我说“没关系。能填饱肚子就行。”我老婆对刘艳红说“走,我们去下面条。”我和姜旭凡刚聊了会天,面条就做好了。大家吃完,继续再战。吃饱后我们的手气转好,我老婆也仅剩一条短裤。一看时间,已经晚上十一点。姜旭凡说“今天基本打了个平局,就到这里吧。”哪知刘艳红反对说“不行。今天的兴致被你吊起来了,怎么能就此结束。”“你想怎么样?”“你看你们两个男人,翘了已经很长时间了吧,还想继续翘下去吗?我可有点受不了了。”“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就插你们?”“不可以吗?”我听后说“我有个提议。”“你说。”“老同学这么多年不见了,不如下面就让你们在一起叙叙旧,亲热亲热。”“行吗?”姜旭凡看着自己的老婆问。她老婆立即说“我看可以。”“那难为你们了。”“没关系,只要你心情舒畅就行。”姜旭凡立即扯下我老婆的短裤,抱起她就往房间里去。我走到刘艳红跟前说“刚才不让我看你的奶,现在我可要插你咯。”“可别这么说,刚才是不让你分心。看到你又粗又大的阴茎,我就有要你的冲动了。”“那么现在就……”“不行,先去洗一下。”“我今天已经洗过了。”“你出生的时候也已经洗过澡,现在为什么还要洗?洗过,经过我检查,才准进入我体内。”“好好,我去洗。你要洗吗?”“当然要洗。”我们来到浴室,她说“你帮我洗吧。”她蹲下用水冲了一下,抹上肥皂。“啊——。”我在她快速的套撸下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。冲洗掉肥皂沫,擦干,在龟头上吻了一下,她抬起头说“插起来一定会很舒服。”我帮她洗干净后,一把抱起她娇小的身体。来到另一个房间,把她放到床上。这时隔壁房间传来一阵阵呻吟声。我拉开她的双腿,从会阴处一直舔到阴蒂。“噢。”她同时抬了一下屁股。扒开大阴唇,边缘发黑暗红色的小阴唇微微张开。我先沿着大阴唇在大小阴唇之间舔了两下,然后再舔阴道口,试着用舌尖往里面捅。舔了几下之后,我用食指和中指伸进阴道,抽插几次后就舔一下阴蒂,几个来回之后,我见两指中间有水滴下,停止抽插后问“要戴套吗?”她摇了摇头。

  我把她的屁股拖到床沿,压住双腿,阴茎对着洞口就捅了进去,龟头好象碰到了子宫,但阴茎根部还留在外边。随着阴茎的进入,呻吟声一阵高过一阵。我开始抽插,不过我是点动式的抽插,抽时龟头不外露,插时龟头绝不碰到子宫。我这样子,阴茎受到的摩擦比较小,便于控制射精时间,但她却想有更大的摩擦刺激,她两手紧紧抓住床单,一面哀嚎,一面左右摇晃脑袋,希望我全面加速抽插。我正这样抽插着,我老婆和姜旭凡走了进来。我见他们进来,才恢复正常的抽插。他们一左一右看我抽插。看了一会,姜旭凡俯下身,一手摸着老婆的奶,对着老婆的嘴吻起来。我见这样子,加快了抽插速度,很快“吱吱吱。”射完,我拔出阴茎,转过身,我老婆说“我来。”她蹲下就含住阴茎,将粘着的精液舔干净了。我回过头,姜旭凡正帮老婆用枕巾擦流出的精液。

  完事后,我和姜旭凡各自抱着自己的老婆坐在客厅。我问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姜旭凡说“和老同学在一起既兴奋又陌生。”我老婆说“所以你没插几下就射了。”“嗨,别说了,多没面子呀。我不是把你体内的精液全吸出来吃了吗。今后我一定补偿你。”刘艳红说“曾思蓝你真厉害,我今天的感觉是欲仙欲死。”“真的吗?那么我们下个星期再来一次?”我老婆立即说“好啊。姜旭凡你可欠我的啊。”

  星期六到了,老婆提醒我说“今天我们与姜旭凡他们有约会哟。”“知道,不会忘的。上午我们去逛商场,下午在家休息,养足了精神,晚上聚会。”在商场,我看到有水饺卖,就说“我们买一些饺子回去,晚上和他们一起吃怎么样?”“好啊。”

  下午5点,我们下了两大盆饺子来到隔壁敲门。只听姜旭凡的声音“来啦来啦。”门一开我就往里走,只见刘艳红和另一个男人全裸着,还有一个女人仅穿奶罩。“啊哟,你们有客人。”“没关系,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。这是我同学徐玉仙,这是她老公曾思蓝,他们就住在隔壁。这是景中华,刘艳红的大学同学。这次红艳能进医院景中华帮了大忙。这是他的老婆居小艳,他们住在B区。”我们问了他们好之后说“这是刚下的饺子。”姜旭凡说“你们真是及时雨,我们还真是有点饿了。来,大家先解决了温饱再说。”六个人风卷残云,两大盆饺子全部下肚。姜旭凡说“你们两个人输了,罚你们去洗碗。来我们来打牌。”姜旭凡和我老婆,我和居小艳。我们刚坐下,就听到刘艳红“啊哟!”大声叫了起来。居小艳说“他在欺负人家了。”我说“孤男寡女在一起,正常。”不一会,两人出来,景中华坐到居小艳边上,刘艳红坐到姜旭凡边上。我老婆说“老实交代,你刚才对刘艳红怎么了?”刘艳红立即说“他刚才双手摸着我的奶,后面顶在我的屁股上。”景中华说“不瞒你们,刘艳红在大学是我的女神。 今天看到她全裸着在我面前,我是情不自禁地抱住了她。”我老婆说“那时候你为什么不向她表白?”“嗨,女神是神圣的,不能有半点不敬。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。不过,幸好我没表白,否则我怎么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呢。”他摸着老婆的奶,两人对吻了一下。很快,我老婆和姜旭凡也脱了个精光。换上景中华和刘艳红与我们对阵。最后我与居小艳也脱光了。景中华看了一下时间说“我们就到此为止吧。”姜旭凡说“这么晚了,就睡在这里吧。”“怎么睡?”“当然是抱着美女睡。”我说“我提议,你们老同学很长时间没在一起了,老同学优先成对吧。”“这个提议好,我还欠着徐玉仙的账呢。”姜旭凡说完过去抱起我老婆就往房间走。我走到居小艳边上说“女士,我们成全他们吧。”说完抱起她进入另一房间。景中华和刘艳红则走进浴室。

  我把居小艳放在床上后问“要戴套吗?”“可以不用。但我是排卵期,射精前你拔出来就可以了。”“要不,我们口交吧。”“好的。”“你上位。”我抱起她的屁股,一个转身,她的两条腿跨在我的头两侧我抱住她的屁股,对着阴道就舔了起来,从阴蒂舔到会阴。然后用嘴唇推开大阴唇,对着阴道口吮吸起来。她的一只手撑着,一只手握住阴茎上下撸着,嘴唇夹着龟头,舌头对着马眼舔了起来。我感到一阵激动,立即将阴蒂含进嘴里。“唔。”她臀部一挺,舌头对着龟头猛烈地打转,手撸动的速度明显加快。我放开阴蒂,去舔舐阴道口。她也停止撸动,含住龟头,舌头轻轻地点击。我们就这样很默契地配合着。几个来回之后,我的脸上已经被淫水全部淋湿。我再次含住阴蒂,不断吮吸和用舌头舔舐,淫水使我睁不开眼睛。她在我的操纵之下,手握着阴茎一面转动一面上下撸动,一会儿舔舐龟头,一会儿对马眼用力吮吸。我感到要把持不住了。一个翻身,将她压到身底下,龟头一直顶到她喉咙口,将精液射了出去。然后迅速回身,抱起她,让她躺在我身上。我的舌头伸进她嘴里,将精液撩进自己嘴里。我吃下精液后,她翻身躺下,咽下了剩余的精液。躺了一会我起身,把她也拉了起来。她说“我们配合得还好吧。”“绝配。”“哈哈哈哈。”我们俩同时笑了起来。

  “走,去看看他们。”走出房间,只见景中华和刘艳红搂着走过来,而隔壁房间里我老婆的呻吟声一阵高过一阵。我们四人来到门口,只见姜旭凡趴在我老婆身上,正奋力抽插着,他的背上已经全是汗珠。“啪嗒啪嗒。”的声音清脆有力。老婆的呻吟声表明她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。突然两个人同时停止在那里,悄无声息,几秒钟之后姜旭凡向后退出,阴茎上粘着的精液拉成一条长丝。他拉了几张手纸擦了一下阴茎。我老婆则瘫躺在那里。我走过去用手纸擦掉流出的精液,再把手纸卷成柱状,塞进阴道里,吸出精液。老婆缓过来后我说“怎么样?今天过瘾了吧。”“嗨,今天我来了两次高潮,谢谢你老同学。”姜旭凡说“我说过我要还你债的。”

  我老婆说“今天这样的活动我们应该经常举办。”景中华接着说“对对对。”姜旭凡说“我们一个星期来一次。景中华你们家有老人在家,不方便,地点就在我们这两家好了。”我说“要不我们建个微信群,除了集体活动,个别活动也可以随时联系。”刘艳红说“不错的主意。”

  于是我们建了个邻居群。


【完】